今日有媒体报道称,据接近阿里巴巴高层的人透露,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俞永福即将离职创业,并已获得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、CEO张勇的批准。

  对此,俞永福在微博上回应称,“叫俞永福的人不多吧?看到一个俞永福的新闻。看到了,还是那句话:永福永福,永远幸福。我不会离开。”

  从UC到阿里,俞永福剥离了部分自我。他以一台行走的战斗机姿态,职业而快速融入到马云的商业帝国里。以下内容转载自文章《雷军这位好朋友,为何能征服马云成阿里最厉害的外臣》,2017年5月4日首发于公众号首席人物观,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俞永福。

  他很职业,行事果敢,公开场合谨言慎行,有滴水不漏的高超说话技巧,有时候,这种完美略显无趣。尽管他总习惯在发布会出场或收尾时,用轻松的语调喊出:“永福永福,永远幸福”,但很有可能,这句口号就是整场最有趣的金句了。

  除此之外,如今,你很难看到更多关于这个人的最新细节。他小心翼翼地把“俞永福”藏了起来,站在公众面前的总是班长永福:一个聪明进取的、几乎不出错的IT男。

  脸谱背后,是略带传奇色彩的IT男互联网进阶之路。从最早独立于BAT之外的创业者,到被阿里收购,俞永福的前半场还只是励志,相比之下,后来的路子就堪称职场典范了:以外来者身份在阿里步步高升,创历史地成为最具实权者。

  粉丝618万,身份认证为阿里巴巴合伙人、阿里巴巴文娱集团董事长兼CEO,头像里的这位41岁高管西装革履,微胖脸庞上挂着标准而灿烂的笑容,显得靠谱有福相。

  俞永福的微博近两年更新很少,即使有,也跟阿里文娱、淘宝打假、UC、高德地图这些业务相关。基本上,你可以把这当做阿里高管闲暇之余的工作展示窗口。

  甚至,在2012年6月,他还转发了一条新浪娱乐关于Super Junior的娱乐新闻,评论区里,网友炸窝般讨论,究竟是俞永福本人喜欢,还是孩子手滑盗用了老爹的微博账号。

  总之,这些内容,基本符合一个事业有成、家庭幸福的北京中年男子关注的领域范畴,偶尔出现“王八蛋”这样的糙话,反倒显得有血有肉。

  2014年之后,这样鲜活的俞永福在微博里逐渐消失了。这与微博本身活跃度下降、复活后用户年龄层又偏低等变化有关系,但更主要的原因或许还在俞永福身上:

  此前,UC的目标是成为BAT之外的移动平台,“非卖品”的口号俞永福喊过很多次,微博里对此也有所声明。

  俞永福在后来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卖掉UC的决定跟当年3B、3Q大战有关,他意识到互联网版图被清洗得差不多了。

  当然,客观原因也是阿里给的价格足够好,股票为主现金为辅的策略,在阿里即将上市的时机,足够有诚意和力。

  从UC到阿里,俞永福剥离了部分自我。他以一台行走的战斗机姿态,职业而快速融入到马云的商业帝国里。

  这句线月,阿里宣布俞永福通过了一年的合伙人观察周期,正式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,官方解释中提到了“不计个人得失”的评价。

  从2014年6月并入阿里不足3年,俞永福陆续拿到了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、移动事业群总裁、阿里妈妈总裁、合伙人、阿里文娱董事长兼CEO、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等title。可以说,阿里除了电商之外的业务线,他都拿到了。

  重权在握之外,俞永福还得到了马云、彭蕾的背书支持。马云跑来北京参加了移动事业群的成立大会,彭蕾也发话,只要使命一致,允许公司有跟阿里不一样的、自己的文化。

  在以注重价值观著称的阿里,这些都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。可以说,俞永福在阿里升到了一个外来者从未触及过的高度。

  内部暗流涌动的风云就不提了,单是业务层面就够让人头大了。他曾经是形容2014年是很复杂的一年,“是从心力、体力到脑力的复杂”。

  当年,阿里吃下UC没多久,紧接着就拿下了高德地图,几个月后,UC又跟高德合并。随着这些业务变化,俞永福的职务也越来越多:UC董事长兼CEO、高德总裁等等。

  以UC并入阿里、高德与UC合并为例,俞永福曾回忆,当时自己既是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8成员之一,也是UC永福。

  “我觉得马总也挺狠,叫我自我整合,用阿里巴巴战略决策委员会俞永福去整合UC俞永福。我的角色一个是整合者,另一个是自我整合者。进入高德之后,又是新整合者。因为在不同角度思考问题是不一样的,所以心力方面是很复杂的。”

  不过,搭班子、定战略、带队伍,是俞永福在联想6年就很擅长的事情。他25岁时加入联想,后来成为了联想当时最年轻的一位副总裁。

  而联想出身的高管,总长着一张神韵相似的脸,透着聪明、坚毅、功利跟狠劲,不一定讨喜,在生意场上却总是吃得开。

  就这样,第一时间摆出了“不计个人得失”的态度,继而通过高德、阿里妈妈等项目自证能力,俞永福最终让新东家很满意。此后,他也有了更多底气,去强调自己不为任何人打工,而是阿里合伙人的身份。

  据《财经》报道,当时跟阿里竞争收购UC的还有百度,但俞永福放弃了,原因在于在百度只有李彦宏能做主,其他人都是执行层,“我和李彦宏之间只可能是汇报关系,而不是合伙人关系”。

  他选择了开价更大方的阿里。2015年合伙人身份考核通过后,他开心地告诉媒体:观察周期他得到了全票通过。

  俞永福很明白自己要什么,也清楚阿里想要什么。当年,阿里重金收购UC,是看上它在移动平台的积累与前景,也为上市增加筹码,如今,阿里的盘面越铺越大,电商之外的这些领域,需要更加专业的外来者,以新的眼界和手段去突破。

  俞永福正是这样的角色。在接手阿里妈妈后不久他就发现,团队考虑事情时,重点总在如何突破自己,缺乏更高的格局。可身在其中,大家不一定能认识到这个问题。

  当年,俞永福以非创始人的身份加入UC,最终出任CEO,带领UC冲锋陷阵,留下了一段外来者成就企业辉煌的佳话。如今在阿里,他是否也有这样的野望?又是否能实现?

  相比“太子”这种野心昭然的称号,“班长永福”显然谦和得多,也安全得多——这个称号出自UC时期,俞永福注重企业文化,为这家创业公司提出了“大学五年级文化”的概念,避免官僚跟阶层。他自己自然就是大五班的班长了。

  不管怎样,如今,站在外来者的最高位置,这个阿里目前最具实权的男人下一个位置会在哪,值得期待。

  不过,下一站路程或长或短,依照俞永福的稳重性子,他应该都等得起。他跟雷军在UC共事过,至今也是好朋友,两人工作上互相捧场站台,私交更多。

  但两人性情不尽相同。雷军曾经评价俞永福“平时说话做事都很严谨,他在联想工作了六七年,有着浓浓的联想的烙印”。俞永福自己也承认,“雷总开车,上去就80迈,而我认为应该40,60,80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