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纸媒,过去三十年很发达,雨后春笋一样的报纸,但是现在是电子传媒时代,只能够重新适应这个时代

  分享亲子经之时,她变得亲切、慈爱非常;对当下娱乐圈的风云大事、八卦花边发表辣见、爆料不为人知的幕后秘闻之时,她又恢复了本色的生猛。——— 南都记者蔡丽怡

  平日大家眼中的查小欣,是个满口花边八卦、分析独特、语言犀利的电台名主持,大大小小的香港明星都曾接受过她的专访,她更握有不少独家消息在节目或专栏中爆料,俨如一个香港娱乐圈八卦的集结点。而走下“娱记女王”的神坛,查小欣也是一个职场妈妈,叱咤香港传媒业之时,正是她的儿子毛毛头成长的阶段。二十一年的养育,一场长长的酸甜苦辣的亲子马拉松,她将其间经历的无数惊喜、感动和沮丧,融成了一本带粉红色封面的新书——— 《陪你跑一场马拉松》。这是她在内地出版的首部作品,竟然一反她的“常态”,“不娱乐、不爆料、不八卦”,只有一个个与儿子相处的小故事,浓缩成一个辣妈的“亲子秘方”。

  小欣姐日前亲临广州“南国书香节”举行了新书的全国首发会,在现场忆及她与儿子相处的点点滴滴,比如她至今保存着儿子每一颗换下来的牙齿,用小小的盒子珍藏着,小欣姐和嘉宾主持黄佟佟都不禁湿了眼眶,这样柔情的细节在书中也有多处着墨,让人动容。在她下榻的酒店房间中,小欣姐接受了南都记者的专访,分享亲子经之时,她变得亲切、慈爱非常;对当下娱乐圈的风云大事、八卦花边发表辣见、爆料不为人知的幕后秘闻之时,她又恢复了本色的生猛。这样的小欣姐,矛盾而有趣。

  在香港娱乐圈最著名的四大女神“霞玉芳红”里,最近,林青霞[微博]复出拍电视真人秀,张曼玉参加摇滚音乐节、为电影开唱,钟楚红[微博]开淘宝卖大米,都颠覆了她们以前被公众认知的形象,女神的不完美也让部分人“眼镜跌碎了一地”,接踵而至的是“女神走下神坛,是晚节不保吗?”的质疑。

  “先讲张曼玉,我写了一篇很赞她的专栏。你别管我是地狱沙嗓、音乐车祸现场,干脆你就不要来听,你来听了又来弹我,何必呢?没人听,她就没得唱了嘛。我很欣赏她的是,她很忠于自己,她很明白在这个圈子里你做什么事都会有人弹的,但是唱歌这件事多浪漫啊,我爱唱就唱,我继续忠于自己的人性,这是多么昂贵的浪漫,如果她用这半年时间去跑商演、拍广告、走秀,她能赚多少钱?然而她去唱歌,代价有多高?但她不计成本,她就是追求浪漫,我觉得这是值得尊重的。

  林青霞去玩真人秀,你们就让她玩一下呗!首先她完全开放了自己,在她的角度是不容易的;而且这个也是帮她老公做慈善要做的事,是一个贤妻的表现;再加上她的身材、容貌、状态也是不错的,60岁了哟!应该挑剔的、或者她应不应该去的标准,是由她自己抓着的,不由旁人来决定,这是最好的姿态。

  再说红姑卖大米,她卖的是大米而已,又不是白粉,她觉得这个米值得介绍给大家,那她可以任性地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事,不用高高地把自己端起。人人都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,那些弹她的人是不是也给了框框红姑、给了框框自己?女神就不可以这样那样,女人几十岁就不可以这样那样。我们反而要欣赏她们,她们不管这群人说什么,反正我就爱这样,又不是做坏事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  早前,TVB集齐两枚70年代当红花旦,“阿姐”汪明荃[微博]和公认“女神”的赵雅芝[微博],时隔36年后再度同台演出新剧《风云天地》。据传闻,两人当年为争“TVB一姐”之位而明争暗斗,积怨几十年,除了仅有合作过的两部金庸剧,之后再没合作过。王不见王,后不见后的传闻,到底是从何而起的呢?

  “就像香港传媒说谢贤与曾江积怨几十年,但你去问人、查资料,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个实例来的。这就等于说阿姐和赵雅芝素有积怨一样,我做娱乐记者的时候,当时还专门跑去问一些老记者,因为我入行的时候就做了‘赵雅芝离婚’这一单新闻,料是我独家爆的,这件事出来之后赵雅芝就再没演戏了,所以之后的一切都是空白的。我去问那些老记者:‘赵雅芝和阿姐是不是真的不对路?’‘是啊!’‘因为什么事?’‘还不是那些,什么花旦排位啊、戏份多少啊……’‘她们是不是真的吵过一次架?’‘不记得了,随便啦。’老记者也讲不出一个实例来,问多了就说‘好像又没有噢’,我就问:‘那为什么说她们素有积怨?’‘哎,那些阿姐们,肯定是有积怨的啦!’然后我仍不死心,去问那些比我晚一点出道的记者,问来问去他们都说‘应该有,但是不知道’。其实答案就是:想当然。”

  “四哥”谢贤怒掴曾江事件已过去数日,仍然是香港娱圈热话,当事人四哥依然表现得“怒气未消”,但曾江“遇袭”后表现如此冷静惹来揣测。节目本周一开播,画面上四个小生欢乐融洽,更令事件变得疑点重重。

  “我看到无线处理危机的方式是:置身事外。这招一定要的,因为它是个大企业,而这件事据我所知,亦是他们完全不知情、突然发生的。泱泱大台,不能让人觉得他们竟然会出这种烂方法,让两个老人家打架来宣传,所以无线必须要置身事外,让这件事只成为他们四个小生之间的事。

  我认识的四哥是很可爱的,他是个大小孩,他不那么记事,今天他很喜欢或者很恨一个人,明天可能就没事儿了。他不那么算计,也没有章法。他那时候70几岁,朋友嫁女儿,他去喝喜酒,结果两个老家伙打起架来,在场上追着跑了四圈,他在那里追打人,打到了,那人也追回来,两个人就在那里追来打去。我问他干什么?他说我就是要看看是我跑得过他还是他跑得过我。

  谢贤说打曾江是他平生第一次打人?哈哈,当然不是了!他忘记了,我入行的时候,有一个资深摄影记者叫徐杰,我叫他杰叔,他很提携我,那次四哥收工,我们去探班,四哥说别讲那么多了,收工去宵夜!结果他没带钱,他跟杰叔讲:‘徐杰,欠你两旧水(两百),借我先!’杰叔开玩笑说你会不会还啊?四哥就说‘两旧水而已,又不是两盆水!’后来杰叔又去片场探班,叫他谢肾,贤(贤)字下面少了两点水就是肾(肾),四哥气得骂他还给了他两脚,杰叔还是一直喊他谢肾。

  这几天大家追访他,谢贤还是说自己怒气未消,谢老四啊谢老四,七十九岁的老姜你不够他来的!他那么气,还是要跟足剧本的。我其实有想过打电话给他(求证),但猜想他应该还是会讲回那番话,因为他不能踢爆自己的桥。他说自己很生气,不会道歉,一辈子都不想见曾江,那他也没理由对着我说他只是宣传,所以我干嘛打这个电话?踢爆了有什么好处,什么都没得玩了,故事也没有悬念可追了,所以我当然不会去问他或者去踢爆。”

  日前,谢霆锋与张柏芝为了孩子入学问题出了一份联合声明,直斥港媒报道失实,澄清孩子从未被学校取消入学资格,并强调他们在对儿子的教育、居住事情上有共识,两人更相敬如宾。查小欣在专栏中写道:“从声明让外界得知,谢霆锋张柏芝关系比刚离婚时好转,两人再见亦是朋友,尤其为了一对儿子,两人都枪口对外。”维护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“这个并不矛盾,我是以事论事。他们那时候的离婚内幕不是我第一个爆的。我知道了很久,霆锋去拿金像奖影帝之前,我已经知道了。但是我当时想着他们的孩子还那么小,可能还能和好呢!就一直没爆。第一个写的是《明周》,而《明周》写的故事,正是我知道的故事,我就知道有人要放料了,既然有人放料,那我又何必那么吃亏呢?《明周》是周六中午出书的,我一看那封面,再看内容,有几句话就是放料人给我讲的那几句话,我当时就明白有人要爆这件事出来,但爆料人全部都不是当事人,不是你们所想的霆锋、柏芝、拉姑、谢贤这些人,而是很清楚这件事情来龙去脉的人。然后我就知道如果我不讲,一是事情一定盖不住,二是如果我不讲就会被别人描得很黑。由我来说,虽然说比较直率,但是没有加我的偏见或个人感觉;如果让别人去说,你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。所以那周一我开节目,开始半小时,我什么都不做,没有电话访问、人物访问,也不用出声明,我一个人把我知道的事讲完。

  其实我这次写‘霆锋柏芝发联合声明’那篇专栏,是很‘和谐’的了,我不会提柏芝离婚之后数霆锋,你们还记不记得这些新闻?她当时骂他骂得不得了。直到现在,她的粉丝网还在骂谢氏家族,也在骂我,我就不生气,不生气的原因是:有什么人就有什么粉丝,这些是不用解释的。你不去管你的粉丝,难看的不是我,是你而已。

  他们那份联合声明,其实用看待常人的方式去看,不要用看明星的方式,他们也是常人,常人离了婚,一方带着两个这么小的孩子,双方也一定会交谈的,去哪里读书?怎么交学费?都是很正常的离婚夫妇会面对和沟通的事情。正因为他们是明星,大家才有个悬念,他们是不是和解啦、复合啦?这中间又有一个王菲,这八卦就显得更‘多汁好味’了。”

  香港娱乐工业低迷、艺人流失、周刊倒闭、娱乐圈久不出产线年历史的娱乐杂志《忽然1周》出版最后一期,开始停刊。此前,创办于1959年的香港中文报纸《新报》7月11日宣布于7月12日开始停刊;7月17日,香港《成报》也暂停出版。而香港娱乐圈也一片低迷。

  “这就是埋单算账,因为一个时代就要结束。香港纸媒,过去三十年很发达,雨后春笋一样的报纸,但是现在是电子传媒时代,只能够重新适应这个时代,或者自己独立出来提供内容给新媒体,但这个可能要很久才能成功。我2000年搞show 8其实就是想做‘动新闻’,但是我们走得太前太快了,不过现在做又迟了点。所以我自己现在也依然在求变,不可以固步自封。因为时代和大势我们控制不了,我们只能好好适应,不能让那个巨轮碾过我们,只能不断地在巨轮上踩着它走。

  香港娱乐圈,我不担心它,我说它五年之后就要死了,这不奇怪,最多等10年。还有什么可玩的呢?没有明星,没有人去捧新人,没有叫得出口的小鲜肉。而传媒就是自己玩死自己,自己把艺人都写死了,只报忧不报喜,只骂人不赞人,所有香港明星在他们笔下都是坏人、算计鬼、是非精、咸湿佬,怎么还会有明星?这是娱乐新闻之死。几年前也有人找我做新的娱乐周刊,我说现在的周刊我都不懂做,读者已经被惯坏了,天天吃劲辣、地狱拉面,你叫他们吃素面?不吃了,没得玩了,整个局都是自己玩死自己。”

  亲子专家有专家的品位,我是“街头大妈”,没什么高深理论,但有一个“要教好他”的大方向。因为我本身非常反叛,父母不让我做什么我就非做什么,所以如果我对儿子这么强硬会适得其反,要找一个方法“智取”他,不能硬来。只能引导他自己说“不行”,才能让他遵循你的“不行”,牵他的手,不是命令他往前往后,而是提醒他这里有块石头,这样他自己就会躲了。

  我很忙,但我会抠时间与儿子相处,那就少睡咯,每天只睡三四小时,我的陪伴原则是:一、每天放学回家开门时我都会在;二、假期一定会带孩子去旅行;三、我还会一心几用。有时候他一群朋友来家里喝茶,我在旁边照样用iPad写稿,有时候还会插一句,他们会惊讶我听到他们说话,但手上一直在写东西。我已经习惯了,从来都不会叫孩子“别吵”或“别来烦我”。

  我是一个给自由、但不放任的妈妈。比如儿子15岁的时候,我就带他去兰桂坊,虽然他没到年纪,但我让他亲自看看里面的女生是怎样工作、怎样与男人相处的。那时也有比较“识做”的经理递名片给他,说“如果下次再来,打电话给我就可以随时安排”。但我跟他分析:“为什么不能去?一是未成年人来这种地方被查到留案底就前途尽毁;二是这里鱼龙混杂,很容易被人放了一包毒品在包里,就成了‘毒贩’,证据确凿没话可说,以后人生就难走了。”这个“根”在他15岁时就种下,到他成年能来了他也不会想来,因为来过看过发现没什么,到以后不得不来的时候,也不会露怯。又比如他16岁我就让跟他爸爸抽雪茄,吃完问他感觉怎样,他说很臭,不知道为什么大人喜欢抽,我就笑说这叫“臭味相投”。我什么都给他试,但我会在其中教导他。小孩子要让他多见识,而不是一昧禁止他做一些事,见识多了才不会觉得新鲜好奇有。

  儿子13岁的时候,很多高层对我说:“他五年之后就能签了喔!”后来他看到现实世界,读好书、找好工作、出来赚钱是很漫长很辛苦的,做演艺圈似乎很轻松,出来唱唱歌就大受欢迎,而且他有很多星二代朋友,觉得娱乐圈挺精彩的。他说:“妈妈我有新想法,我想进娱乐圈!”

  我从小就没刻意培养他,反而比较抗拒他入娱乐圈。我常说:“娱乐圈是它选你,不是你选它,你怎么硬要进去,都不够格的;如果它选你,机会始终会来;如果它不来,你就不是那个明星命。”我不想儿子进了娱乐圈,爸爸妈妈就没了这个孩子,因为工作日夜颠倒,过年过节也见不到爸妈,有问题有困难不会和爸妈说,只会和经纪人助手说,你要找他要经过助手,这样不就等于没有了一个孩子吗?娱乐圈的世界,你看不到他了,里面还有那么多损友、色诱、是是非非、成败得失要承受,哪天你不红了,你就要滚出这个圈。

  我儿子很轻松说:“那我玩几年,大不了不行就回去读书工作。”我说回不了头的,你的样子曝光了,人人都知道你是谁,以后你去找一份三两万收入的工作,别人就会问你:“不是玩玩而已吧?唱首歌都不止啦,你不要来浪费我们时间,不要你。”要了你,同事都用奇怪眼光来看你,干什么都觉得你是明星,笑一下都错,这样压力有多大。如果你还有一个女朋友呢?儿子说:“她在美国嘛,我成功了两个人就在一起。”我说你们两个一定会散,而且狗仔队哪里管你女朋友在美国,在北极也能够给你找出来!